林芝安大持有舒华体育2078.71万股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三板企业想要转板到A股主板,以此改善融资能力,提高市场交易活跃度和公司估值水平。但与新三板相比,主板上市的条件要更为严苛,能够直接转板的企业屈指可数。且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是证监会审核的重要指标之一,如果公司未来可持续盈利能力遭到质疑,转板之路将会十分艰难。

  近日,舒华体育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舒华体育”)向上交所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继金陵体育(SZ:300651)、英派斯(SZ:002899)之后,又一家体育器材公司准备上市。2016 年11月,舒华体育在新三板以每股6.60 元募资9900万元。公司已于5月底暂停新三板股权转让,正式征战上交所主板市场。

  如图表1所示,2016—2018年舒华体育净利润连续两年下降,时代商学院统计发现,公司盈利下滑主要源于营业成本与财务费用增加。随着体育器材行业竞争的日益加剧,舒华体育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减弱,毛利率空间被压缩。如图表3所示,舒华体育2017年毛利率增长缓慢,仅上浮0.37%,2018年降低3.04%,源于主营业务与其他业务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状况。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体育器材行业目前整体的平均销售毛利率在35%左右,较高的毛利率在未来势必会吸引更多的企业进入这个行业,市场竞争力将会加剧,采购的原料成本会进一步上涨,单位售价将会承压。长期看来,我们认为舒华体育未来的毛利率很大可能会降低。

  此外,虽然舒华体育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上涨,但与上市公司金陵体育、英派斯相比(如图表2),舒华体育营业收入增长比较缓慢,与金陵体育相差了近30个百分点。一定程度反映舒华体育业务可持续增长的能力较弱。

  如图表3所示,舒华体育2016—2017年现金流量净值出现大额滑坡,2018年虽有好转,但公司仍然未改变现金流继续流出的状况。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舒华体育近3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存货周转率并未明显改善,由于公司未来要加大市场开拓力度,销售费用等会持续增加,这会导致公司现金流量净额进一步减少。

  据图表4显示,与英派斯、金陵体育相比,舒华体育近3年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比同行业杠杆比率高出十几个百分点。2018年舒华体育流动比率为1.17,不及行业平均值(2.72)的一半,公司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风险。舒华体育负债逐年增加,现金流净值持续两年负向流出,这会导致公司的营运资本(营运资本=流动资产-流动负债)减少,公司可用于主营业务拓展的营运资金受限,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可持续经营能力一直是上交所评判一家公司能否登陆主板的重要因素之一,一旦被上交所怀疑公司未来发展的前景,那上市之路会更为艰难。

  据舒华体育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各期的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34亿元和1.27亿元。而当期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为 561.17万元、1362.86万元和 3319.75万元,分别占公司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为 3.13%、7.52%和19.07%。但据金陵体育与英派斯的财报显示,2016—2018年,金陵体育分别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为245.87万元、607.47万元、369.05万元;英派斯在2016—2018年获得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为247.79万元、422.87万元、800.48万元。

  以此看来,金陵体育与英派斯2017年与2018年平均受到的政府补贴仅600万元左右,而舒华体育该补贴过亿元。政府补贴并不在一家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范围之内,从净利润扣除后,公司扣非净利润将会大打折扣,可持续盈利波动性会很大。

  据公司招股书显示,安踏体育(HK 02020)一直位居舒华体育前五大客户,2015年至2018年销售金额分别为4943.11万元、6302.50万元、1.32亿元以及1.68亿元,分别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4.67%、5.93%、11.63%以及14.21%(如图表5)。从2017年至今,安踏体育已成为舒华体育的第一大客户。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安踏体育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丁世忠,同时也是舒华体育第二大股东林芝安大的实际控制人。目前,林芝安大持有舒华体育2078.71万股,占比5.75%。

  据此看,舒华体育与安踏体育有存在关联交易的可能。从图表5我们可以看到,舒华体育源于安踏体育的收入在逐年增加,意味着公司很大程度依赖安踏体育的产品需求。一旦安踏体育业务拓展速度放缓,舒华体育营收会受到很大的冲击。且基于舒华体育与安踏体育目前的关联关系,不排除舒华体育财报有涉嫌违反会计确认准则的可能。我们认为舒华体育源于安踏体育的收入存在很高的不确定性,上交所也会大概率就该关联关系对舒华体育进行问询。

上一篇:听海图书馆是盐田区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下一篇:习总书记强调:“加快建设体育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