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决策成本上升

  北京西北五环外的后厂村,一直有“中国硅谷”的美誉,大批互联网高新技术企业都聚集于此,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顶尖技术人才,85后的老周就是其中之一。

  老周在后厂村某知名大数据公司任高级软件研发工程师,由于工作性质原因,加班是老周的家常便饭,每天到家时孩子都已睡着。

  周末本应该全天加班的老周,上午去公司转了一圈就“溜了”,特意腾出来一天时间陪孩子。

  从公司出来,他把女儿妍妍接上就直奔位于上地的贝尔机器人编程中心,这是他第一次陪女儿上课。

  学机器人编程的建议是他提的,作为资深的IT从业者,老周具备非常敏锐的职业嗅觉。他坚信,人工智能是国家科技发展的大方向,孩子越早接触机器人编程教育在未来越有竞争优势。

  妍妍刚满六岁,性格活泼到让他这个老父亲都有些难以招架,但自从今年开始学习机器人编程,妍妍很明显地有了“定力”。这次陪女儿去上课,他发现孩子全神贯注“钻研”的样子颇有几分自己敲代码时的风采。通过机器人编程学习,妍妍的创造力、沟通力、学习能力都有了明显提升。

  加之,人工智能已经非常频繁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通过学习编程培养孩子的计算思维和编程思维,将会变得越来越普遍,这是时代发展的大趋势。

  在中国,尤其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像妍妍这样的孩子不在少数,编程学习变得越来越“平民化”。把孩子参加机器人比赛或孩子的编程作品发到朋友圈,已成为新时代父母晒娃的“标配”,足以见得编程教育的热度有多高!

  有资料显示,每年有6成家长,会在孩子的素质教育培养上花费超过万元,8成的家长愿意为孩子选报这类课程。小学生减负政策的推进和市场需求的火爆,让STEAM教育赛道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随着STEAM教育在国内的兴起,自2017年开始,大量资本涌入STEAM教育市场,且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在线教育模式,但处在烧钱阶段的纯在线教育市场却并不乐观。

  目前STEAM教育的刚需程度与学科教育还有一段距离,而且教学内容也决定了它的教学场景更偏线下,所以很多企业在探索纯线上模式时困难重重,大致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获客成本高,用户粘性低。大部分在线教育企业目前都处于亏损状态,哪怕是头部企业也不例外。目前,整个STEAM教育市场仍处于“幼儿”阶段,从产品到行业都不够成熟。与用户较为集中、学习周期更长的学科教育相比,STEAM教育的获客难度本身就很大,获客成本也很高。

  在用户体验方面,线下教育还占据一定优势,但在线上,用户体验也大打折扣。加之,除了部分艺术类和编程类(教育部已启动小学生信息素养考评),多数教育品类仍属于非刚需范围,因此在线用户粘性就更低,从而导致了获客成本上升。

  课程性质限制服务拓展。STEAM教育与学科教育的明显区别是,多数STEAM教育需要通过实践和反复练习来巩固知识和能力提升,用户体验要求更高。基于这样的情况,大部分STEAM教育门类难以搬到线上,其中可以开展在线教育的,比如钢琴陪练、美术、思维训练等,更多的其实是基于练习指导或作为线下补充,课程服务拓展范围较窄,对于企业运营能力要求较高。

  师资流动率高,教学难评估。STEAM教育领域品类众多,且师资水平参差不齐,优秀的教师资源稀缺一直是行业痛点,加之在线教育平台的师训水平和薪资水平不及线下,导致师资流动率非常高,教师更换过频也会影响教学品质。不仅如此,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评估也比较困难,家长仅通过一节试听课很难去判断一家教育平台的教学水平,导致决策成本上升。而如果有线下实体门店,会更加放心。

  贝尔科教起家于线下机器人编程教育,后拓展到线上编程教育服务,在全国拥有机器人编程中心超1000家。不仅具备良好的线下运营能力,同时具备线下线上相互导流的能力。

  贝尔科教的机器人编程用户与在线编程用户深度重叠,已累计服务80万线下用户的贝尔科教,自备流量池,线上线下导流无障碍,同时线下业务还能辅助提升线上业务的用户粘性,形成了完整的商业闭环。线下获客成本比纯在线商业模式低很多,具备自造血能力。

  除了具备良好的整合运营能力,贝尔科教在教研、课程和师资方面也独具优势。团队核心成员均来自BAT、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清华、北大、中科院等国内外名校、名企,并成立了独立的创意研究院,以AIQ为核心理论,进行课程体系研发,目前核心课程已达2000+,全面覆盖线上和线下。

  同时,贝尔科教还拥有6000余名具备教育学、心理学、计算机专业背景的全职教师和成熟完善的师资培训体系,并推出了星贝计划等人才培养解决方案,以持续提升师资团队的整体教学水平和教师人才储备。

  STEAM教育本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提升综合素养,所以在教学上更加注重成体系的课程和教学。这对于在线教育是一个挑战,但却是线下教育的显著优势。因为线下教学无论是从教学内容、教学风格还是学习体验而言,都更加成熟。

  体系化教学和强交互性。线下教育的师资培训和课程研发体系经过多年的探索,更加成熟和完整。从教材、教具、教学内容到师资水平,都是体系化运营。而且,STEAM教育用户群体年龄普遍偏低,多集中在4-12岁。该年龄段的孩子自制力较差,线下教育的师生互动性更强,学习效果要更好。

  同时,线下教育会涉及更多同龄孩子社交,贴合该年龄段孩子的身心成长特征,这对孩子而言是一种无形的能力提升,也是家长非常看重的。

  学习体验好,用户粘性强。线下教育教师整体教学水平更高,课堂风格也更加灵活和生动,而且涉及到动手实践部分,对老师和学生的限制较小,能够给孩子带来更好的学习体验,用户粘性非常强。用户粘性直接决定了用户的完课率和续费率,这是企业能否脱离资本仍健康发展的终极保证。

  但线下教育市场面临在线教育市场的冲击也是不争的事实,一是在线教育更利于用户规模快速扩展,二是现在的80、90后家长属于互联网时代原住民,对在线教育接受度普遍很高。

  处在互联网和科技高速发展的大环境里,线上、线下融合,课堂场景到家庭场景切换,已经是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尤其在STEAM教育领域,“两条腿走路”是教育性质决定的。

  从内而言,处于幼、小阶段的孩子,线下的物理场景和活动是该年龄段孩子的教育刚需,它比在线教育更符合孩子的身心成长特性。从外而言,国家对于教育减负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而STEAM教育恰好可以作为课后三点半这段时间的补充,在能力提升的同时,也对学科教育大有助益,会让两者都发展得更好。

  而且国家二胎政策开放后,孩子看护成本直线上升,STEAM教育实行线上与线下、课堂与家庭相融合的发展模式,恰好可以满足两个不同年龄段孩子的陪伴和看护需求。

  贝尔科教作为全产业链发展的创意科教头部企业,针对用户需求不断调整业务模式,致力于为3-18岁青少年儿童提供完整的创造力、计算思维和编程思维能力培养体系,帮助孩子全面发展,提升综合素养。

  贝尔科教利用领跑STEAM教育的先发优势,将多条业务体系进行融合发展,形成从线下到线上,从课堂到家庭多场景的教育服务体系,并已经成功验证了“两条腿走路”的商业模式,实现自造血。未来一定会有更多企业进行产业融合发展的探索,为STEAM教育注入更多活力。

上一篇:有丰富的教育实践
下一篇:努力让工作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更幸福